亲历都江堰放水节

视频播放位置

下载安装Flash播放器

地震没能摧毁都江堰,今年的清明放水节,我兴冲冲地来到都江堰,亲眼观看了放水节的全过程,目睹了这个已被国家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节日。

清明的都江堰,春光潋滟,人流如织,为水而来的人们无不带着兴奋的表情。在人潮中,我发现不少外国人,他们也是为水而来。都江堰的水利工程,与古埃及人在尼罗河上修建的庞大灌溉水利工程一样伟大,可两千多年过去了,古埃及的灌溉系统已灰飞烟灭,都江堰却一直保持着它勃勃的生命力,仍发挥着水利的功能,仍然润泽着天府之国的土地。外国人要看两千多年前的水利工程,要看活的水利文化,只有来都江堰。

都江堰人字堤大坝上,仿古的祭台临水而建,竹笼、杩槎、蓑衣、旗幡、莽号也一样仿古,20位身穿古服的莽号手,40位朴拙的堰工,头戴竹伞状斗笠,身着蓑衣,放水仪式将在这里演绎,两千多年前古蜀先民“祀水”的壮观场面将再现……

只听“咚!咚!咚!”三声炮声,百丈堤上及岷江岸边,顿时彩幡飞舞、锣鼓喧天,人潮涌动,莽号手吹起雄壮的莽号,堰工跳起杩槎舞,40位头戴傩面具的壮汉跳起祭祀的傩面舞蹈……

这让我想起临行前,教古典文学的老父读给我听的古诗,那是灌阳竹枝词:“都江堰水沃西川,人到开时涌岸边。喜看杩槎频拆处,欢声雷动说耕田。”

一匹白马,从远处江堤飞奔而至,马上骑士手执令旗,高喊“放水喽”来到祭台前,将令旗交给主祭官。主祭官接过令旗一挥,“砍杩槎,放水!”堰工们立即随着鼓声,喊着号子,冲向江中,挥动利斧向杩槎砍去,当绑在杩槎上的竹索断去时,堰工们拿起拴在杩槎上的绳索,齐声吆喝,奋力一拉,拦河“杩槎”轰然倒地,露出一个缺口,顷刻间,翻滚咆哮着的岷江之水,滔滔地从决口处涌出,向川西平原奔腾而去。

都江堰在岷江边,位于四川成都平原西部,是战国时期秦国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率众修建的一座大型水利工程,建于公元3世纪,是全世界至今为止,年代最久、唯一留存、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。《史记》中说:“都江堰建成,使成都平原水旱从人,不知饥馑,时无荒年,天下谓之‘天府’也。”余秋雨在《都江堰》里说,“长城的文明是一种僵硬的雕塑,它(都江堰)的文明是一种灵动的生活。”

都江堰的水,自有它独特之处。岷江之水,是雪山的冰融化而来,进入都江堰之前,不以清秀动人,它汹涌澎湃,好像对自己被驯顺有点恼怒,常常撒野,但越是这样,越是显示出它那壮观的美丽与李冰父子的伟大。进入水渠之后,它却像一位朴实无华的乡间母亲,汩汩流淌,默默奉献。李冰父子的伟大正在于此,能将汹涌澎湃的江水,在没有现代化的水泥钢筋情况下,用土办法的木桩、竹笼、堆石、杩槎等方法将之驯服,奇迹般地创造出世界文化遗产——都江堰。都江堰放水节,是中国的骄傲,是一个永远也不会让别人抢注的节日。(扬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