寅年的端午节的特殊习俗

视频播放位置

下载安装Flash播放器

今年是农历庚寅年,“寅”年是虎年,它的端午节也应有点特殊的风俗吧。关于端午节的风俗记载,从古以来,可谓多矣;关于屈原的诗意传说,也多的是,不必我在此多说。我近来翻阅翁同龢的资料,偶然见到一点有关的乡俗,在此说一下,以助端午节的雅兴,至少也可以增加一点知识。说的是壬寅年的事,那一年是光绪二十八年,公历1902年。自戊戌变法那年,也即1898年以后,翁同龢就被放逐回到故乡——— 江苏常熟。所以这里说的,就算是常熟的乡俗了。查《翁同龢日记》,端午节那天,应友人的请求,“自辰迄酉书虎字数十……颇倦。”那就是从早10时到下午四五时,写了好几十个“虎”字,分赠友人及家人。请注意,翁同龢是清末的大书法家,平常请他写字的人就不少。我记得我小时候,我家就有他的书法作品两幅。读他的日记,可见他三天两头为人作书,所以他的书法流传较多。解放前看到他的书法真迹并不稀罕,但现在成为宝贝了。我又翻《翁同龢诗词集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),见有记那年端午日的一首诗《端午日于扇头朱书虎字》,想来就是记那年那日那事的,是把虎字写在扇子上。现抄诗如下,也算一个小趣味:“绿豆糕甜角黍香,雄精捣屑入蒲觞。孩童亦识尊亲义,绕膝欣题半额黄。”“角黍”就是粽子,“蒲觞”指用菖蒲泡成的酒,专供端午节喝的。“雄精”是中药雄黄,据说可避瘟疫。看了这些,诗意也就明白,似无必要多加解释。诗后有自注,亦颇有趣:“五日以雄黄酒写‘王’字于儿童额上,吾乡旧俗也。”翁同龢的故乡在江之南,我的故乡徐州在江之北,都属江苏。我们那里在端午节每人喝一口雄黄酒,在小孩子的额头,用雄黄酒点一个黄点,也有写一个“王”字的。小孩子们感到新奇而高兴,里里外外跑动,带着雄黄酒的气味弥漫各处。雄黄酒有一种特殊的香气,再加上粽子香味和门框上悬挂艾草的香味,以及粽子锅里煮出的新蒜的香味,产生一个特有的节日气氛。所以我曾说牞端午节是一个喷香的节日。一想,70年前的旧事都到眼前,不由就想写下此文。(李国涛)